您好 歡迎來到超硬材料網  | 免費注冊
遠發信息:磨料磨具行業的一站式媒體平臺磨料磨具行業的一站式媒體平臺
手機資訊手機資訊
官方微信官方微信
鄭州華晶金剛石股份有限公司

高端機床產業振興緣何乏力

關鍵詞 機床|2019-10-16 09:31:24|來源 經濟導刊
摘要 機床工業是裝備制造業的基礎部門,其中高技術機床產品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。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大國,保持獨立自主的工業體系、提升高端制造業技術能力,尤其重要。當前我國機床行業處于高度開放的...

機床工業是裝備制造業的基礎部門,其中高技術機床產品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。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大國,保持獨立自主的工業體系、提升高端制造業技術能力,尤其重要。當前我國機床行業處于高度開放的市場環境,面臨一些前所未有的問題與挑戰,需要進行深入調研分析、做出正確判斷,加速推動我國機床工業的轉型升級。為此,中信改革發展研究基金會于6月25日邀請多位業內專家,召開了“當前我國機床工業面臨的形勢與問題研討會”,進行了深入討論。

  機床工具工業是提供加工設備的制造業,是裝備制造業的基礎與核心部門。現代數控機床則融合了傳統工業技術與現代電子信息技術,伴隨新一代信息技術的發展和用戶需求的升級,產品性能在向高速、精密、復合方向發展的同時,進一步向網絡化、智能化、環保性方向發展。

  當前,德國、日本、瑞士、意大利等國在高端機床領域均處于領先地位,其中日本發那科公司(FANUC)、德國西門子分別占數控系統50%和25%的世界市場份額。數控機床產品可大體分為高、中、低三個檔次,加工復雜零件的高檔精密數控機床為軍工生產所必需,屬于戰略性產品,西方長期對我國實行嚴格控制或封鎖。加快推動機床工業轉型升級,盡快縮短和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,實現關鍵技術自主可控,意義重大,任務緊迫。

  我國機床工業曲折的發展歷程

  新中國工業化奠基時期,國家對機床工業高度重視。在前兩個“五年計劃”期內,我國已形成了以“十八羅漢”和“七院一所”骨干企業院所為代表的機床工業布局。1960-1970年代,為沖破國外技術封鎖,國家協調各部委和全國力量,組織了數次機床技術攻關。比如“二五”時期,為解決國家建設急需,中央決定成立由國家計委、科委、一機部、二機部等領導組成的“精密機床規劃(6人)領導小組”,由李富春副總理直接領導,在一機部二局(機床局)設立戰役辦公室,目標是用10年的時間(1960-1970年),經過自主研發,拿下一批高精度的精密機床、關鍵零部件及相關的檢測儀器。在舉國體制下,這一階段的努力形成了一大批成果,其中上海機床廠(高精度外圓磨床,圓度精度0.5μ)和昆明機床廠(高精度坐標鏜床)被評為功勛廠。

  早在上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,西方國家基本實現了機床數控技術的普及。改革開放初期,我國的機床產品基本還停留在傳統的手動操作技術水平。面對巨大的技術差距,我國大力引進西方技術,合資合作,力爭盡快消化和普及數控技術。但因種種原因,效果不很理想。

  上個世紀80年代中期,原機械部所屬企業全部下放地方。90年代初,我國大幅降低機床產品進口關稅、放開進口限制,隨后放寬外資企業的市場準入。我國機床行業集中度低、企業規模普遍偏小,行業管理弱化,大量機床企業被市場競爭所淘汰。原“十八羅漢”或破產重組,或勉強維持。

  1999年,機械部屬科研院所全部轉制為企業。原有行業科研體系被打散,基礎研究被邊緣化,有些領域甚至消失,行業共性技術研究和服務行業的功能被嚴重削弱,科技人員大量流失。很多重點企業的研發能力也不同程度地弱化。

  與此同時,大量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進入機床行業,民營企業逐漸占據主體地位。2008-2015年,國企在全行業產值中的比重從25%減至10%,民企占比從60%增至近80%。[1] 2015年,739家規模以上金切機床企業中,國有(含集體)控股、私營、外資(含港澳臺)企業分別為71、533、105家,資產占比為38:49:10;主營業務收入為18:69:11,實現利潤為-12:97:13。[2]

    新世紀以來機床工業的走勢

  世紀初產能急劇擴張

  2001-2011年,受經濟高速增長、投資需求旺盛的刺激,我國機床行業進入大發展期。這10年間總產值增長了10倍,利潤增長22倍,年均復合增長率分別為24.8%和33.2%。2011年,國內金屬加工機床產值達283億美元(其中金切機床198億)。從2002年和2009年起,我國分別成為世界第一機床消費大國和制造大國,目前消費和產出總量分別約占全球的1/3和1/4。

  在機床需求和產能急劇擴張的同時,數控技術也得到了普及。2013年以來,機床工業的產出數控化率和機床消費數控化率均超過70%,2016年更是達到80%左右。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成就。其中,國家對數控機床產品實行增值稅先征后返政策(1999-2008)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在經濟高速增長時期,業內對市場前景普遍樂觀。國內外資本大量投資機床行業,形成龐大產能。但機床工業是為制造業提供“工具”的,自身規模十分有限。各地方政府不考慮這一特性,出于GDP增長業績的考慮,紛紛鼓動本地機床廠投資擴產,重、大型機床的盲目擴張尤為突出,很多重點企業的資產負債率急劇增加,為后來全行業的蕭條埋下了伏筆。

  結構性產能過剩 行業經濟運行形勢嚴峻

  從2012年起,我國經濟發展進入“新常態”,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率逐年下降,2015年降至個位數。我國機床工業進入低迷期,延續至今。尤其是其中批量型的傳統中低檔機床,產能嚴重過剩,價格競爭加劇,原材料、人力成本又不斷上升,企業稅負沉重,多數企業身陷困境。企業虧損面居高不下。2016年,全行業虧損面達45%以上,大批中小企業相繼退出市場,歷史上曾經輝煌的一批企業相繼破產退出。國有企業普遍資本金不足,企業負債率高,負擔沉重。

  機床工業產值連年遞減,市場萎縮。2018年,全行業產值比2011年下降17%,銷售額下降21%。

  2019年第一季度,行業整體情況仍未有好轉。企業訂單減少,市場預期悲觀,行業運行質量下降,企業經營壓力大,虧損面有所擴大。行業分化持續且有加劇態勢。

 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2019年1-4月,全行業營業收入同比增長0.3%(其中金切機床-14.5%,成形機床1%);機床工具工業協會聯系的222家重點企業所獲取的相應數據,分別是-18%、-33.7%、-2.4%。這222家企業新增訂單額同比增長-36.5%,進口增長-25.4%。行業協會預計,2019年行業增長率可能出現全年下滑。

  根據最新統計,全行業共5537家企業(規模以上2257家,整機企業600多家),1-4月虧損面為19.4%;機床工具工業協會所聯系的222家企業,虧損面達42.3%(同比增加10.6個百分點),其中金切機床虧損面52.9%,成形機床虧損面20.8%。特別是金切領域,很多企業破產退出。

  有專家認為:一些老國有機床企業衰落,體制機制原因只是其中的一方面,很多是地方政府的責任。如政府要求企業搬遷,費用讓企業自己貸款解決,財務費用動輒上億,企業利潤微薄,經不住這樣的折騰。市場景氣時,地方政府硬性要求企業擴大產能、為GDP增長做貢獻,結果企業背負幾十上百億貸款,造成今天企業資不抵債的局面。地方政府在企業用人、投資方面干預過度,出了問題卻找不到責任人。

  沈陽機床和大連機床兩個龍頭企業先后破產重組,令人痛心。沈機股份(上市公司)2019年一季度報表顯示:資產負債率高達200%,當期虧損額超過營業額。集中了優質資產的上市公司尚且如此糟糕,集團公司的情況更是難以想象。

  與此同時,機床用戶需求明顯升級。市場對批量化通用型產品的需求下降,對小批量定制型產品的需求增長;對單機需求減少,對自動化成套設備的需求增長。為了適應市場變化,西方國家一些機床企業正在從傳統的“產品專業化型”向“市場專業化型”過渡。產品專業化即專注于某類(車銑磨)機床產品的批量化生產;市場專業化指專注于某細分市場(如汽車動力總成、航空發動機、消費電子等),針對用戶工藝特點、滿足嚴苛性能要求而提供成套解決方案(如德國GROB公司占中國轎車發動機缸體/缸蓋加工70%以上份額、濟南二機床占國內轎車整車沖壓設備80%市場份額)。面對國際市場轉型,我國機床企業轉型升級任務迫在眉睫。

  目前,我國機床工業正處在爬坡過坎、轉型升級的關鍵時期,自身存在不少弱點和問題需要克服。同時,又趕上整體經濟下行,投資需求銳減,加工設備需求進入存量時代。目前我國機床工業正處在最艱難的時期。

  行業結構:高端失守、中端爭奪、低端內戰

  在低端技術領域,經過多年努力,國產機床產品(包括系統和整機)已基本占領國內市場。由于這一部分門檻較低,部件容易買到,前些年大量中小企業進入。現在中低檔、通用型、單機類的同質化機床產能嚴重過剩,陷入降價競爭,企業大批倒閉。

  中檔機床市場是目前中外企業競爭的主要領域,主要競爭對手是中國臺灣和韓國企業。國產數控系統和進口系統的競爭也集中在這一領域。國產中檔系統技術正趨向成熟,目前市場占有率不足50%,國產化趨勢不斷擴大,可能最終占據市場主導地位。廣州數控是國內最大的中低檔系統廠商。

  高檔數控機床方面,國內供給能力嚴重不足,市場長期被歐日企業壟斷,進口依賴度超過90%。

  在高檔數控系統領域,我國少數產品在精度方面可以和西門子、發那科相比,但產品的使用壽命、性能、穩定性還遠不如它們,所配套高檔機床的市場占有率不足10%。

  高檔機床的核心技術還聚集在功能部件、關鍵零部件、工具量儀上(伺服驅動單元、主軸單元、測量反饋元件、轉臺、換刀機構、滾動元件、軸承、液氣潤滑裝置等)。它們的性能和質量,決定了整機的性能和質量。在這一領域,我國技術基礎薄弱,其性能、功能、質量、可靠性不能滿足市場需求,自我配套能力很低,國內市場占有率不足5%。如果從歐洲進口高檔功能部件,當地法律規定必須加價16%-18%,有些重要產品根本不賣。這方面技術的落后,嚴重制約了我國機床工業的發展進步。

  高檔機床整機的設計和裝配技術尚未過關,在性能、加工質量穩定性和使用可靠性方面,還有相當大的差距。業內專家曾經將沈陽機床和日本馬扎克(MAZAK)的技術水平進行比較,認為兩者存在40年的靜態差距,況且日本企業正在向網絡化、智能化方向升級。

  有資深專家呼吁:我們已有的高精密機床技術能力正在部分喪失。曾經的“行業明珠”上海、昆明兩家機床廠,已做不出當年產品的精度,技術人才或老化,或流失,企業趨于衰落甚至面臨退市,甚為可惜。

  國際競爭壓力加大

  上世紀90年代初,中國政府率先大幅降低機床產品進口關稅,放開進口限制。歐美日機床企業依仗技術優勢,多年來占據著我國高檔機床及配附件進口市場。

  近20年,德日韓及我國臺灣地區的100多家廠商在大陸投資設廠和銷售點,對國內企業形成包圍之勢。韓國和中國臺灣通用機床與國內主流機型競爭,產品涵蓋幾乎所有品種。歐日機床企業在國內市場深耕多年,廣泛建立人脈關系,國內大型國企的高檔機床訂單,基本被外企拿走。近10年來,全球經濟蕭條,外資企業加緊滲透和深耕中國市場。本國機床企業多在中低端技術領域微利經營,處境困難。

  國內高檔機床用戶也習慣于購買外國產品,一般不考慮購置同類型本國機床。理由是工件成本昂貴,企業要保證正常運行和效益,也不愿意承擔質量責任。但是,如果用戶不給設備制造企業產品使用、驗證、改進、定型的機會,我國機床工業的技術升級就永無希望。

  在大連,原有的行業骨干——大連機床(轉制民營)破產,當地機床企業只有大連光洋(民營)在堅持。而馬扎克、因代克斯(INDEX)、格勞博(GROB)、THK等外企(均為獨資)扎堆在大連高新區建廠,廠區位置、規模均優于大連光洋,還享受政策優惠。大連機床的很多優秀人才都被這些外企挖走,委以技術、管理和營銷環節的重任,工資也成倍增加。行業專家感嘆:“人才沒有了,大連廠要恢復很困難。”

  據業內專家介紹,上海、南京、無錫原來都有很好的機床制造行業基礎,但現在這些工廠或垮臺,或勉強維持。濟南二機床的汽車整車沖壓設備已占國內市場的80%,在美國擊敗德國舒勒拿下了一批訂單,于是舒勒等德國企業到太倉建廠,兼并當地金方圓、揚鍛等一批企業,揚言要和濟二較量。一位民營企業老總慨嘆:“之所以出現如此局面,就是因為我們太開放了。”也有專家認為,我們至今尚未掌握國內外資機床企業的完整信息,實際情況可能比已經知道的還嚴重。

  本土企業逆勢而上,升級艱難  盡管行業處境困難,仍有一批企業迎難而上,脫穎而出。此次到會參加研討的優秀企業代表有:大連光洋、廣州數控、北京精雕、浙江日發(民營)、濟南二機床、秦川、寧江、華中數控(15.880, -0.35, -2.16%)(國企)。其中一些企業的高檔產品已取得可喜進展。在它們身上,體現了自主創新和振興產業的愛國情懷。

  有學者總結,這些優秀企業具有如下共同點:長期專注技術研發,緊密配合用戶需求,產品質量過硬;在細分領域深耕,為客戶提供個性化產品和服務,適時轉型升級;所服務領域的成長性好,比如汽車、消費電子、航空航天、能源等。

  與此同時,企業代表們也反映了目前遇到的諸多現實困難:企業稅負重、效益低、研發缺經費;企業效益低導致員工薪酬低,對年輕人缺乏吸引力,人才難穩定;企業力量微薄,無力搞基礎研究和共性應用技術研究。

  盡管如此,很多骨干企業為行業和自身的長遠發展,長期堅持研發,但令人困惑的是,穩不住國內大用戶,承擔國家戰略攻關任務沒有機會量產,得不到回報,只是起了“敲門磚”的作用。

  武漢華中數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吉紅說:“企業既要保住不虧損,還要穩住技術隊伍,數控系統是給國家‘堵槍眼’。我們產品沒做出來時人家封鎖,產品剛一做出來,國外企業的同類產品就降價,我們最后就是白干了。”

  武重機床集團有限公司科技管理部部長李升說:“我們2003年開始跟華中數控等幾家單位聯合研究7年,研發七軸五聯動機床。那臺床子剛做出來,國外就放開賣,我們只做了一臺就沒市場了。如果不是國企的擔當,我們肯定不會做這種事。前年聽說這種設備(國外)又不賣給我們了。”

  “我們幾十年堅持做基礎試驗和基礎研究、前瞻性技術,堅持改進產品質量。我們產品的定位精度做到2微米,重復定位達1微米,跟瑞士迪克斯水平差不多,不過動態精度差距還比較大。我們的小模數齒輪機床市場占有率達60-70%,小自動車床、非標機床、臥式加工中心等,也在參與制訂相應的國家標準。現在企業苦于缺資金,竭盡全力搞研發,利潤都談不上,只是求生存。”四川普什寧江機床有限公司總經理姜華介紹說,“基礎性、戰略性技術研發,僅靠企業自身投資不可能搞成。產業生態環境差,一是人才待遇相比其他行業差距太大,二是體制機制問題。”  為什么產業和科技支持政策的效果不理想

  十幾年來,國家出臺了多份振興裝備工業的文件。但由于種種原因,已有政策或者未能有效落實,或被其他政策抵消。

  2009年啟動的“高檔數控機床與基礎制造裝備”國家科技重大專項(簡稱“04專項”),對機床行業的支持力度是空前的。“04專項”由工信部主持,組織協調全行業科技攻關,聚合了科研院所、高校和企業的科研力量,共安排了數百項課題,至今大部分已完成。專項的實施,顯著促進了高檔數控機床以及各組成部分的技術研發步伐,解決了一批技術短板問題;許多產品類型實現從無到有,部分科研成果獲得應用驗證的機會。參與“04專項”的企業技術研發能力有很大提高,為進一步參與高端領域的市場競爭積蓄了能量。

  在當前市場環境下,應該采取什么樣的政策措施,才能有效發揮“集中力量辦大事”的體制優勢,突破關鍵技術瓶頸、有效推動產業升級?“04專項”是一個重要嘗試。不過,“04專項”對推動全行業在高端技術領域進步的效果,仍不如預期。到會專家們反映有以下問題:

  第一,缺少系統的頂層設計,現有行業組織虛化,缺少權威性機構對全過程的有力領導。

  第二,缺少行業級引領型的科研機構。行業技術研發體系弱化、碎片化。不少重點企業被授予科研機構名義(中心、基地、實驗室等),但真正形成研發能力的企業并不多;廣大中小企業研發能力薄弱;企業創新平臺所承擔的“04專項”研發成果無法在行業共享;國內機床科研力量分散,政出多門,缺乏統籌,重復投資。“產學研用結合”的效果不明顯。

  第三,“04專項”以關鍵技術和產品為重點,基礎研究和共性技術研究安排少,且長期無人負責。

  第四,科研項目周期安排偏短,不符合科技發展的客觀規律;一些單位把專項任務作為一般“課題”來對待。很多情況下,新研發的產品沒有和用戶需求密切配合、驗證改進的機會。例如,某種加工發動機葉片的機床,用戶提出200多個問題,軟件搞了8個版本,多次試錯才能成功,否則新產品不可能定型。

  思考和建議  首先,關于機床工業的政策思想。人們常常把裝備制造業中的高技術部分,混同于一般“傳統”制造業或“過剩產能”,把其中的國有骨干企業列入可以放手的“完全競爭”一類,而忽視高技術裝備工業的戰略意義。就機床工業來說,我們需要明確它在裝備制造業和整個工業中的重要地位。

  機床工業是裝備制造業的核心和基礎。加快機床工業技術升級、提升其市場競爭力,對推進我國裝備制造業升級提質,改變“大而不強”的狀態,具有決定意義。解決高檔機床“卡脖子”環節,實現關鍵技術自主可控,更是加強國防建設所急需。

  作為社會主義大國,中國在現代化進程中必然受到西方的防范、限制和圍堵。長期以來,西方國家一直將高檔數控機床及其關鍵配附件視為戰略物資,對我國實行限制或禁運。“巴統”解散后,西方國家于1996年又簽署《瓦森納協定》,對向中國出售的高端設備、數控系統、功能部件實行不同程度的控制。我國一些重要企業都被列入美歐日的“禁售黑名單”。當前我國的國際環境日趨復雜,西方對我國的限制和封鎖必然日趨嚴厲。我們要下決心,堅持自主創新,奮力追趕世界先進水平。

  我們必須堅持開放政策,開放引進交流可以更好地促進我國經濟發展和技術升級。但是開放的前提應該是“以我為主”,要糾正只引進、不注重吸收消化的傾向,避免造成長期被動依賴引進技術的情況。

  其次,一般地說,后進國家要推進產業升級,“技術差距”和“市場信任”是繞不過去的兩大障礙。新進入高技術市場的本國企業,面對長期占據技術、市場兩大優勢的西方企業,競爭不可能平等。在這個意義上,國家通過產業政策(在WTO有關幼稚工業保護的框架內),對本國企業的成長應給予扶持和政策優惠,這是非常必要的。

     第三,國家對機床工業(以及裝備制造業)的政策,首先應區分其中的一般競爭部分和戰略性高技術部分。  機床產業品種型號繁雜,企業小且分散,又面向廣大市場,和單一產品牽頭的科研項目(如航天)情況不同。盡管大量的中低檔技術問題可以在供需雙方互動中解決,但由于機床行業集中度低、企業規模偏小且收益有限,行業級的協調管理和共性技術研發及技術服務不可缺少。而在具有戰略意義的高技術領域,少數進入這一領域的企業面臨跨國企業的強勢競爭,尚未站穩腳跟,國家應該給予關注和支持。

  總之,要根據行業的具體情況,處理好市場競爭和國家政策支持的關系,開放和自主創新的關系。積極探索形成新的舉國體制路徑。進行全產業鏈指導,加強產業組織,加強科技創新,加強市場支持。

  針對上述問題,專家提出了幾點建議:

  第一,加強行業組織的功能,如行業監督、協調,技術服務(標準、檢測),規劃和引導推進高端產品的有序發展。

  第二,構建機床行業創新體系。要構建以企業為重點、企業和專業研發機構并行的研發體系,在此基礎上更好地推進產學研用結合。科研規劃要瞄準“高端”和“基礎”兩方面的薄弱點。在企業自身能力達不到的科技領域,國家應出手支持:一是抓高端產品,二是抓行業基礎研究和應用共性技術的研發,從基礎研究、基礎零部件到總體設計,形成一個整體布局。

  第三,中低檔放開,聚焦高端領域,有重點地扶持重點企業。要把從事高端產品開發的優秀企業及其產品,介紹給用戶群體,讓用戶在購買國產機床時也有選擇的余地。

  第四,促進產業生態優化,重視高檔數控系統、功能部件/零部件和工具量儀的發展,鼓勵“專精特”型企業的發展。

  第五,落實首臺/套采購政策,鼓勵供需雙方密切合作。多位專家指出:多年的經驗表明,發展高技術產品,國家在市場環節的支持至關重要。好產品是市場培育出來的,建議加大市場方面的支持力度。多年來,我國市場培育了眾多西方機床企業,現在應該依托這一市場培育本國機床產業實現升級。比如,某國企用戶購置大連光洋的高檔五軸機床樣機后,雙方密切合作,在使用中發現和解決了百余項問題,使新產品成功實現量產。很多研發的新產品在“最后一公里”夭折,就是因為沒有機會得到用戶的使用驗證。

  某企業代表說:“我們做的數控系統,如果拿去考核都及格,但市場占有率就是不行,原因是穩定性可靠性差。幾臺產品好用不等于一批產品都好用;一年兩年好用不等于十年八年都好用。實際上國外產品剛開始在中國使用時,技術成熟度也不夠,是用戶在使用中不斷指出問題,讓產品不斷完善,最后被用戶認可。……政府采購首臺首套政策,往往眼盯著整機,數控系統(配套系統)得不到支持,因為太小。有的政府采購招標書,指明要用西門子、發那科的,功能部件也指定用外國貨,這是違反招標法的。”

  “俄羅斯政府2016年出臺719號文:政府招標采購機床,必須認證是本地生產的(要求2016年本地化率達30%,2020年達到80%),人家也要加入WTO。美國也有《購買美國貨法》。尤其在當前環境下,政府應該理直氣壯地支持國產數控系統。”

  廣州數控設備有限公司董事長何敏佳表示,“我們每年進口幾十億美金的機床,相當于幾百億人民幣,如果拿一半給國內制造業,不至于有這么多企業陷入困境。現在光靠市場無形之手很困難。社會主義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要在機床行業得到體現。”

    武重機床的李升建議“04專項”應當給機床制造企業一個應用和“練手”的機會。他說,“04專項”凡是做得好的,都是企業跟用戶深度結合、聯合攻關、協同創新,大家共同解決問題。如北一牽頭,聯合武重、齊重、齊二和清華、華中科大、哈工大等四五家高校,一起做重型機床的共性基礎研究,互相交流,效果很好。

  第六,減輕企業稅費負擔。對此問題,企業已經反映多年。國家將增值稅從16%減到13%,但在機床企業效果并不顯著,原因是供大于需,買方乘勢壓價。另外,很多企業因融資成本過高,嚴重擠壓企業利潤,導致企業研發經費不足。1998-2008年,國家對數控機床實行增值稅“先征后返”政策,對數控技術的普及功不可沒,目前這一政策是否可行還值得討論。有專家建議,機床行業可參照財政部、稅務總局、發改委、工信部《關于集成電路生產企業有關企業所得稅政策問題的通知》(2018.03.28)所涉的政策,對高精尖、智能型數控機床企業,實行相應鼓勵措施。

  第七,金融支持。有專家建議,可考慮設立機床產業發展基金,面向企業、面向產業鏈,針對新產品新技術研發,進行持續的支持。

  第八,實事求是地進行國企體制改革。專家指出,混合所有制改制的經驗教訓應該認真研究。不要為混而混或搞“拉郎配”,怎么有利于機床發展,就怎么改革。一事一議,一企一議。寧江機床一度由五糧液(132.380, 1.52, 1.16%)控股,永華機械由房地產商投資設立,只要把機床搞好就行。現存國有重點機床企業,一定要把體制機制理順,發揮好行業骨干作用。機床是資金密集、知識密集、(技能)人才密集型行業,企業需要多年的團隊、技術、人才積累,新興民營企業光靠挖人,短期內也不可能取代老企業。

  有專家認為,企業補充資本金,可以是國有資本參股、社會資金控股,或者幾個國有資本股東相對參股,作為一致行動人。一些屬于高精尖機床業的民企,也可對國有機床廠進行股權投資。但對于國家重型裝備因利用率低出現企業虧損的,國家應該給予補貼政策。

金剛石刀具網正式上線
  ① 凡本網注明"來源:超硬材料網"的所有作品,均為河南遠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"來源:超硬材料網"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② 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超硬材料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③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30日內進行。
※ 聯系電話:0371-67667020

延伸推薦

創新引領 實現行業發展新突破 ——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...

對中國機床工具企業而言,2019年注定是不平靜的一年,經濟的持續下行,全球需求市場普遍疲軟,加之貿易摩擦、地緣政治等負面影響的推波助瀾,市場的不確定性進...

日期 2020-01-09   機床機械

沃爾德上市、行業持續下行......2019年中國機...

1、新中國成立70年來機床工具產業成就顯著進出口首次出現順差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我國機床工具行業作為國家基礎性、戰略性產業,70年來取得了很多成就,連續多年保持世界第一...

日期 2019-12-31   超硬新聞

中國機床產業到了“生死關口”

隨著中國制造業的不斷發展壯大,被譽為“工業母機”的中國機床產業也不斷壯大,已連續多年成為世界第一機床制造和消費大國,但機床產業“大而不強”短板明顯。數據顯示,今年以來全國機床工具行...

日期 2019-12-30   機床機械

2019年前三季度機床工具行業深度下行 磨料磨具需求...

本報告以國統局規模以上機床工具行業企業(指年營業收入2000萬元以上的工業法人企業,以下簡稱“規上企業”)統計數據、海關進出口數據和協會重點聯系企業統計...

日期 2019-12-20   機床機械

中國機床 自強不息

機床一直被稱作是“工業母機”,而以機床行業為支撐的裝備制造業,更是國家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基石。新中國成立以來,在黨和政府的戰略謀劃及總體布局下,經過“一五”“二五”的努力,我國逐...

日期 2019-12-19   機床機械

2019年11月中國金屬加工機床進口量同比下降16....

據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庫顯示,2019年1-2季度中國金屬加工機床進口量逐漸增長,2019年3季度中國金屬加工機床進口量有所下降;2019年11月中國金屬...

日期 2019-12-13   機床機械

1-10月機床工具行業運行下行趨緩

2019年1-10月,從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重點聯系企業的統計數據看,機床工具行業整體主要經濟指標同比仍在下行,主營業務收入下行速度進一步放緩,但虧損情況仍較為嚴重。金屬加工機床訂...

日期 2019-12-03   行業統計

日本機床訂單連續13個月出現下滑

據日媒報道,作為日本經濟先行指標的機床訂單的形勢愈發嚴峻。日本工作機械工業會(日工會)12日發布的數據顯示,10月訂單額同比減少37.4%,至874億日元,連續13個月低于上年,并...

日期 2019-11-29   機床機械
10月金屬加工機床出口同比下降15.1%

10月金屬加工機床出口同比下降15.1%

海關數據顯示,我國10月金屬加工機床出口63萬臺,同比下降15.1%;1-10月累計出口744萬臺,同比下降1.3%。其中,10月銑床同比下降嚴重,同比...

日期 2019-11-28   行業統計
2019年三季度機床工具行業經濟運行情況分析

2019年三季度機床工具行業經濟運行情況分析

本報告以國統局規模以上機床工具行業企業(指年營業收入2000萬元以上的工業法人企業,以下簡稱“規上企業”)統計數據、海關進出口數據和協會重點聯系企業統計...

日期 2019-11-25   行業統計
柘城惠豐鉆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河南聯合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
海南飞鱼开奖同步